FIFIer

佛系画手 随缘更新 oc画手 也爱同人 沉迷追星 刷屏见谅 这里JUN/FIFI 么么❤
头像by优酥
混各种圈,看各种番
ol:陈立农 朱正廷 justin 范丞丞 林彦俊 小鬼 木子洋 岳岳
主觉醒东方 偏大田
左叶女友粉
主泊秦淮/秦沐
mz狗原地死掉

【泊秦淮】当你的队友和你互换了灵魂你该怎么办?

我幸福了

孤独的西风漂流:

*贼长一标题,显示出我是个标题废

*感谢 @FIFIer 提供的脑洞,她喜欢我真的很开心

*巨大ooc,xxj文笔,写完我有点精分

*写崩了,但还是想求多评论

┅┅┅┅┅┅┅┅┅┅┅┅┅┅┅┅┅┅┅┅ 

  若某一日你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与仅一墙之隔的日常营业队友互换了灵魂,你该怎么办?

  “韩沐伯!”

  “秦奋!”

  软糯的南方口音和硬朗的山东塑普同时响彻整栋宿舍楼,被惊起的弟组三人瞪着迷糊的眼睛面面相觑,看着几乎是同一时刻从房里冲出来的两位哥哥。

  这是什么八点档狗血剧情?

  互换灵魂,这可还行?

  顶着“韩沐伯”灵魂的“秦奋”和顶着“秦奋”灵魂的“韩沐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个抱着胳膊正襟危坐,一个脚搭在沙发扶手上头枕着靠垫,一看便知谁是谁了。

  “伯哥你……”靖佩瑶最先开口,作为弟组三人里第二有头脑的人,他对着坐得端正的“秦奋”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你和奋哥……咋回事?”

  弟弟也转向斜靠着的“韩沐伯”提出了灵魂一问。

  “你俩昨晚干什么了?”

  “什么都没干!”又是异口同声的回答,伴随着沙发的回落和深陷,还有两个人耳朵泛起的可疑的红。

  得嘞,除了还在梦里的咸鱼墨,佩瑶鹅和弟弟心下几分了然了。但当务之急是,如何让着两人换回来,今天有一大堆的行程通告要赶,要让粉丝发现什么不对劲,那可就是明天的头版头条了。

  “你俩就不能回忆回忆,到底是怎么就变成这样的?”又一个灵魂拷问抛出,兄组二人齐齐窝在沙发里,谁都没开口。

  一直等到经纪人的电话打来,五个人还在沉思中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此事。万般无解与无奈之下,只能交代两人先装成身体原本的性格,待晚上回来之后再行商议。

  这对秦奋与韩沐伯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虽然两个人只认识了一年多一点儿的时间,但是已经对彼此熟悉的连给对方介绍什么类型的姑娘都一清二楚,假装对方这种事,小事一桩。

  对韩沐伯来说是小事一桩,对秦奋来说就不是了。

  因为太熟悉,所以怎么装都觉得不像,都觉得是假的。

  就拿穿衣服这事来说,韩沐伯惯于把衣服上有的扣子都扣上,一丝不苟堪称老干部典范;秦奋就不一样了,他穿衣服向来是能把扣子解开到肋巴骨绝对不扣到锁骨处,就看看几次舞台表演你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性格的人。现在让他来装韩沐伯那一套正经人设,不是装不出来,是别扭。

  但是再别扭也得装不是。看着做造型的“秦奋”阴着脸任由造型师给自己搭配着一套套压根就不符合“韩沐伯”原本形象的服装,藏在韩沐伯身体里的“秦奋”认命的叹了口气,乖乖的坐在化妆台前接受也不属于自己的造型。

  今天的活动安排是个直播采访,一个多小时,要想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没有一点儿破绽还得有良好互动,“秦奋”和“韩沐伯”两个人在去活动现场的车上一直讨论商量了好久,终于制定完美的剧本,不一定非得表演本体个性,只要不要暴露灵魂的本性就行了。

  居于秦奋体内的“韩沐伯”,从一出场就带着秦奋特有的看起来痞痞的笑容,时不时忍着油腻冒一两句土味情话。可是这样滴水不漏的人设也没维持多久,在弟组发言时露了破绽。

  当秦子墨开始他的每日一皮时,按常理来说此时应该动手的秦奋却没有丝毫反应——韩沐伯从来不与皮皮墨一般见识,姓秦中人的互动才是重点;可是现在,姓秦中人的大秦毫无动作,甚至面带微笑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秦子墨,完全不符合粉丝常规认知,纷纷向“秦奋”投去质疑目光。

  “韩沐伯”见此情况心中顿觉不妙,手伸过去戳戳“秦奋”,提示他此时应该做点什么,落在台下粉丝眼里又成了泊秦淮的发糖时刻,惹得一片尖叫。

  轮到“韩沐伯”发言,脑中飞速运转平时身边人的正经语气与官方说辞,带着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扮演着粉丝眼里最熟悉的闪耀队长,回答着主持人提出的各种问题,却在接梗时暴露了秦大田的属性。

  要说觉醒五福娃谁梗接的最好,姓秦中人排第一剩下三位就不敢排第二了。无论是大厂采访,还是网络直播,这两位都是玩转现场,一个抛一个接,一来二去极有默契。此时秦子墨抛出的梗本来无人响应有点冷场,却在下一秒被队长“韩沐伯”稳稳接住。台下粉丝大惊失色:韩老师你变了你不是这样的接梗王。

  接了梗才发现不符合人物设定,“韩沐伯”很是尴尬的不敢说一句话,倒是旁边的“秦奋”淡定说了一句“韩老师最近和我学的也会接秦子墨的各种烂梗了”,才算是圆了场,语调上扬,语气轻松,完全符合秦大田人物设定,没一点漏洞。此刻秦奋也不得不佩服韩沐伯的临场应变能力了。

  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结束了直播,经纪人说是后面还有个饭局要应酬。秦奋酒量差众所周知,韩沐伯酒量好也是天下皆知,可是今天情况不太一样了,得是“秦奋”装着不能喝,“韩沐伯”装着能喝了。

  饭局通常是三句话开场酒杯就举起来了,“韩沐伯”挡着“秦奋”示意他别喝,“秦奋”皱皱眉还是一饮而尽,换来在座各位的赞赏声,又在推杯换盏中不动声色的喝掉了“韩沐伯”的酒。整场酒局下来,还是“秦奋”喝得最多,没给“韩沐伯”一点儿机会。

  “我可不想像上次一样领你回家了。”饭局结束,在保姆车上“秦奋”在“韩沐伯”耳边低语了这么一句。

  韩沐伯倒是无时无刻不在护着秦奋,即使换了灵魂和身体,他也记着保护眼前人。

  回到宿舍已经是十二点,弟弟年纪小被哥哥们赶去赶紧睡觉,一天之内始终状况之外的秦子墨也被靖佩瑶赶回房间休息,剩下三人坐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不知道明天该怎么办。

  “不然,你俩今晚再把昨晚的场景重复一遍?”靖佩瑶适时的提醒了一句。怎么发生的就让它倒着再来一遍,总归没差。

  但是能说昨晚上这俩人是睡在同一张床上在造成了今天的混乱局面吗?

  

  第二天一早,韩沐伯醒来的时候就看见秦奋的头发丝在自己眼前飘动着,低头再看,这人不知道怎么睡的,一米八的大个儿愣是窝在自己怀里,姿势暧昧的令人浮想联翩。

  不过看看手,再看看身体,确认过眼神,灵魂换回来了。

  韩沐伯没忍心叫醒熟睡的秦奋,把人往怀里又圈紧了些,在柔软的头发上落下一个毫无察觉的吻,继续闭上眼做他的梦了。



  “韩沐伯!”一声熟悉的声音在耳边炸开,韩沐伯睡眼惺忪看着趴在自己旁边的秦奋。“难得韩老师睡懒觉啊。”略带嘲笑的口气。

  “睡这么久,做什么梦了?”

  “嗯,梦见咱俩互换灵魂了。”

评论
热度(99)
  1. FIFIer孤独的西风漂流 转载了此文字
    我幸福了
©FIFI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