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FIer

佛系画手 随缘更新 oc画手 也爱同人 沉迷追星 刷屏见谅 这里JUN/FIFI 么么❤
头像by优酥
混各种圈,看各种番
ol:陈立农 朱正廷 justin 范丞丞 林彦俊 小鬼 木子洋 岳岳
主觉醒东方 偏大田
左叶女友粉
主泊秦淮/秦沐
mz狗原地死掉

《十里清风又何如》

超级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这篇文了

楠楠是很甜的奶糖精🍓:

偏纪实×虐向×沐秦×瑶墨×蔡叶

       其实也是想通过这篇小文章说一些现实的事情。
       偶练的孩子们也要每天都要快快乐乐!喜欢你们每一个人!/哭

❗❗❗❗❗❗❗前半段基本没有明写cp。
很喜欢大家评论啊,觉得看评论很有趣,希望大家多多评论💓

――――――――――――――――――――

    “你有想过十年后你的人生是怎样的么”

       这是今年春晚抛出的问题,小视频里形形色色的人说着自己十年后的期盼,声音应和着窗外的鞭炮声,显得热闹非凡。
       过了今晚,明天就是鸡年了。
       韩沐伯今天是在济宁老家陪父母过的,年纪大了和父母就越能聊的来,聊的差不多的时候,酒也过了三巡,韩沐伯催促父母早点休息,自己摇摇晃晃走到阳台上,轻轻点了一支烟。
       十年了。
       没想到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久到我们早已经不能再站上舞台,久到我也习惯了这种安稳的生活,久到我已经三十七岁这么老了。
       你呢,你过的还好么,秦大田。

        厨房忙碌的女子走到韩沐伯身边,温婉的香气混杂着烟草气息,弥漫成让人心酸的味道 。
      “累了就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给大叔大伯们拜年”。女子开口,轻柔清凉,是韩沐伯喜欢的那种女孩子。
      “恩,你也早点休息。过年好”。韩沐伯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温柔,也许是练习乐器的原因,尽管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没怎么变,依旧是清瘦年轻的样子。

       我不知道十年后的我还会怎样,我想我一定会猜错。就像十年前,我以为我们能一直一直在一起。

――

       十年前,是2018年,那一年具体发生过什么已经记不清了。那算是是相当平静的一年。
       五个少年应公司要求,去参加了一个当年大热的选秀节目,虽然在节目里五个人都没有立刻大红大紫,不过庆幸的是,网友们大多都喜欢他们,给他们起名叫觉醒五福娃。
       这么一想当年真的是偶像元年,五福娃参加的那个节目甚至是改变了中国当时的造星体系。
       五个少年就是那场造星运动中的产品,不算是废品,因为他们出道了,团名为Awaken-F。
       当时的五个少年听从着公司的安排,参加各类活动,当时大家是真的很开心吧,一起住在觉醒公寓里,去练习室练舞,去公司附近的火锅店吃火锅,一起走机场,和大厂的其他练习生一起参加活动,期盼自己能再次站上舞台……
       他们也确实以团的形式成功过,他们为知名活动录了mv,各大官博转发推广,后来他们还出了八张专辑,给偶像剧唱过主题曲,参加过跨年晚会,最重要的一次是参加春晚,那是他们出到第七张专辑的时候,五个少年被公司通知说可以参加春晚,当天秦奋请客,五个少年都喝了酒,他们是真的开心啊,那是韩沐伯第一次在弟弟们面前哭,“我韩沐伯竟然也能上春晚了”,秦奋坐在他旁边,紧紧握着他骨节分明的手,低着头笑。
       当晚左叶弟弟哭的最惨,这么多年他一直闷头练舞蹈,练习声乐,就是想像他喜欢的人那样,如今他终于如愿了。
       靖佩瑶把秦子墨圈在怀里,说不上什么表情,怀里的人已经醉了,发出哼哼唧唧的小奶音。
       吃完饭后他们一起在公寓附近的街头散步,晚风有点冷,刚落过雪的城市到处都是凉风。韩沐伯还记得当时自己握着的那双手是那么炽热,如果时光能倒回,他多想时间就停在那一刻。
       他和秦奋,佩瑶和子墨,还有实现了梦想的左叶。街头清风烈酒,星光落在爱人的肩头眼眸,一起都是恰到好处。

       一场春晚上的表演让Awaken-F彻底火了起来,随着热度的增加,接踵而来的就是各种舆论。
      “Awaken-F男团都是同性恋”
      “Awaken的秦奋频繁出入夜店与网红厮混”
      “Awaken成员韩沐伯疑似内涵队友”
      “Awaken-F靖佩瑶疑似抄袭xxx的歌词”
         ……
       除了第一条,全部都是空穴来风,没有任何石锤,不过大家还是乐此不疲的刷他们的热搜。
       然后就是五家粉丝撕了起来,最开始那几年,只是秦奋和韩沐伯的粉丝会发生争执,后来慢慢的五个人都红了,再撕起来就不像以前那样缓和了,谁也不让谁,为了争一个资源就去辱骂对方,上升对方家属。有几次吵到甚至需要公司出面才能解决。

       不过五个少年都是经历过训练的艺人,而且两个哥哥会尽量不让弟弟们听到以上言论,所以这种日子又持续了两三年,这两三年里,秦奋接了几部戏,传过一次绯闻;韩沐伯参加了很多综艺,很多人都很喜欢他的性格;靖佩瑶出了两首创作类单曲,都是大制作;秦子墨也参加了综艺,意外的时候大家都喜欢他奶蠢奶蠢的样子;作业弟弟又参加过一次比赛,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被网友们封为最想嫁的弟弟。
       真的,舆论越多,他们就越红,仿佛是在和整个世界置气,我们不服输。
       觉醒东方,会一直发光。

――

       这种摩羯般的执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支离破碎的呢?
       应该是他们的最后的一张专辑发行之后,秦奋的一个大粉公然开麦辱骂韩沐伯抢C,韩沐伯的粉丝也坐不住了,开始各种p遗照辱骂秦奋不知收敛膝盖长疮,三位弟弟的粉丝也开始站队,Awaken-F内部早已分崩离析的传言开始大肆传开。
       纪翔找他们谈了很多次,趁现在事情还可控,希望他们考虑单飞,但每次都无疾而终。
       因为秦奋每次都卑微的祈求过段日子再说吧,过段日子也许情况几天转了。韩沐伯不说话,但明显看出他次次站在秦奋那边。

        冬天来了。
        Awaken-F的第八张专辑回馈演唱会如期举行,韩沐伯每天都会替秦奋准备一杯养生茶,怕他受不了每天的高强度训练。
       秦奋每次都笑嘻嘻的说没事,为了站上舞台,他已经无所畏惧了,哪怕是右膝盖粉碎性骨折过,他也不在乎,这辈子秦奋只做过这么两件疯狂的事,一件是追求梦想,一件是和韩沐伯相爱。
       所以,当演唱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秦奋从高台踏空摔倒的那一刻,他清楚的听到了自己梦碎的声音。
     “秦奋演唱会摔伤”在微博热搜榜上挂了整整两天,韩沐伯发疯一样推掉了他们的演唱会,所以“韩沐伯耍大牌”也在热搜榜挂了一整天。

       那是他每天晚上都要小心翼翼护着入睡的秦奋啊。

       是明明很累很痛也要忍着疼痛,甜甜的喊他阿拉沐伯的秦奋啊。

        是会因为听到自己的粉丝骂韩沐伯退出娱乐圈的时候哭着对他说对不起的秦奋啊。

       怎么能受伤呢,为什么总是缺少一点幸运呢。

       当晚秦奋被送进医院,北京的冷风从西面八方涌过来,直直的刮开韩沐伯的脸颊,秦子墨哭了,左叶弟弟也哭了,靖佩瑶想开口安慰几句,却发现自己根本开不了口。
        纪翔从公司赶来已经是后半夜,他说“沐伯你要挺住啊”。
        韩沐伯抬起头看他,纪翔却发现他眼眶早已哭红。他听见韩沐伯飘渺的声音,“你不懂他为了站上舞台付出了什么,你不懂他每次强忍欢笑的时候忍受了什么,你们不懂……”
      “你不懂为了Awaken不解散他付出了什么,你不懂他对曾经他的团队愧疚有多深,他多想保住我们五个人你不懂”。
      
       “但是我懂啊,我他妈懂……”

        医院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韩沐伯压抑的声音仿佛就是一首大提琴演奏曲。
       纪翔最后说
      “解散吧,沐伯,正因为你懂你才应该知道他必须回到正常人的生活里去了”。 
    

       韩沐伯想起那还是他们出道的第一年的五月二十号,一大早佩瑶和子墨就出门逛街去了,左叶也去辅导班上学了,公寓里只剩下他和熟睡的秦奋。
       他起的早,做了两人份的早餐,订了一束花,煮了一盏茶,第一次温柔的叫秦奋“奋奋”,秦奋睡眼朦胧,听到这种昵称,羞红了脸,阳光揉进他们的床榻,美的不像人世间。
      又或者是他们一起去戛纳,他的阿拉奋奋坐在旋转木马上,奶萌奶萌的对他讲“沐伯,好巧啊”。
       是啊,好巧啊。
       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已经沉稳了,做事说话都滴水不漏了,怎么就遇见了你,可以让我手足无措的你。
      我以为我可以一直陪着你的,陪你跳到四十岁,陪你去三亚晒太阳,陪你千秋万代,陪你恒古恒今。

       “Awaken-F解散”的消息,在秦奋被送进医院的第五天由公司官博公布,韩沐伯坐在秦奋旁边,他本来就不善于安慰,只能默默的坐着。
      “沐伯你说我以后要做些什么啊”,秦奋发问。
       “你随便做些什么就可以,不如专心开店吧,你不是很喜欢你的皮肤科么,都可以,我都会在的,我会在的”。
       “那我们呢,你会结婚么,还是和我在一起,和我…和我这么一个残废的人……”秦奋又问。
       韩沐伯不想去回答,秦奋就一直问,问到两个人相顾无言,泪眼婆娑。

       太难了,不管是追求梦想,还是同性相恋,都太难了。

――

        秦奋最后还是走了,偷偷收拾行李回了上海,他的腿恢复的还算好,除不能剧烈运动,基本正常。
       韩沐伯没去找他,他躲在家里喝了三天酒,大醉淋漓。

        后来啊,三十四岁的韩沐伯找纪翔谈话,退居幕后,入股了觉醒东方做了个小股东,顺便做做左叶的经纪人,一个艺人的热度下降,而且是一个当红艺人的热度下降,在韩沐伯和秦奋这里,用了三年。
       这三年,左叶真的成为了流量巨星,有好多次和蔡徐坤同台的机会,当主持人把他们一起参加偶练的视频放出来的时候,底下的粉丝都在笑,笑他们老土的打扮,傻里傻气的样子,到了一眼万年哪里,主持人问左叶,左叶你当时是看着谁说的加油啊?
       左叶清了清嗓子,他说,我当时想说的是“蔡徐坤,加油”。

       三年里,靖佩瑶公开了自己的性取向,由于他本来就是走流浪艺术家这种浪漫情怀路线,大部分粉丝都是因为才华才喜欢他的,所以大家反应倒也没有特别激烈。
       大家猜的最多的是秦子墨,毕竟这么多年的同台,那种感情是捂住嘴巴就能从眼睛里逃出来的。不过靖佩瑶把秦子墨保护的很好,媒体近不了秦子墨的身,即使有几张模棱两可的照片,也被靖佩瑶花大价钱买了下来。秦子墨是他天真的小黑兔,是他虔诚的手上佛。
       他在采访里说:“我不想同他人一样留下遗憾,也不想欺骗大家,这个世界曾经让白人决定黑人的命运,让男人决定女人的人生,让异性恋评价同性恋,这件事本身就是不公平的,我希望大家理性思考一些事情,也希望你们还会喜欢我的歌,记得我们的歌。”

        记得我们Awaken-F。

――

      “伯哥,我刚录制完节目,新年快乐!”,左叶已经长大很多了,今天过年他没让韩沐伯陪自己去上海录节目,说是让韩沐伯在老家多陪陪父母。
       零点一过,微信信息多了起来,韩沐伯一一回复,刷到Awaken-F的微信群的时候,他鬼使神差点了进去,靖佩瑶和秦子墨还有左叶已经聊了很多了,那个人自从从医院走了之后,就没有过消息,这个群他一直在,却从来不再说话,韩沐伯想他可能早就屏蔽他们了。

     “伯哥祝你和嫂子新年快乐(✪▽✪)”,秦子墨的红包小小一个。
     “子墨,新年快乐”,佩瑶的红包大大一个,不过设定了只能秦子墨领取。
      “祝哥哥们新年快乐,天天开心哦”,左叶的红包最认真。
       韩沐伯看着左叶的红包,突然想起当时他们录团综的时候,他用变了声调的语气说:

      “觉醒五福娃,要天天开心哦”。

        突如其来的念旧让韩沐伯不禁笑出了声,点进左叶的红包,却发现左叶的红包被领完了,准确的说,左叶的红包被五个人领完了。
       群里突然炸开了锅。
     “奋哥奋哥!奋哥你回来了!”
     “呼叫奋哥呼叫奋哥,奋哥你回来了!!!”
     “大田哥,是你么?”

        韩沐伯很怂的颤抖起来,看着聊天界面努力不让眼泪掉出来,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等,等他的秦奋回来,可是他的父母等不起了,几个月前,他娶了他现在的妻子,而几个月后的春节,他的秦奋却回来了。
       也许秦奋一直关注着自己吧,秦奋就是要这样的结局,他要等到韩沐伯娶妻生子,他才能回来,他把悲伤的结局留给自己,换韩沐伯安稳的一生。

       鸡年来了,冬天的雪开始融化。
       韩沐伯和秦奋以及三个弟弟约在一起吃饭,这么多年,秦奋瘦了不少,轮廓更加俊朗,依旧是浓眉大眼,嘴唇丰厚。笑起来还是甜甜的,仿佛十里的清风都漾在那张帅气的脸上。
       吃过饭后,三个弟弟都陆续离开,韩沐伯走到秦奋面前,实在是忍不住哭了起来,秦奋依旧是笑,“韩沐伯你都这么大了,还哭,没劲”。
      “秦奋我结婚了”。韩沐伯声音颤抖。
      “我知道”,秦奋皱了皱眉,又甜甜地笑了起来,“不过没给你份子钱,要不再给你一个大大的温暖拥抱哈哈哈”,秦奋把手臂张开,装作去拥抱韩沐伯。
        韩沐伯一把搂过秦奋,两个三十七岁的大男人开始接吻,像他们二十七岁那样。
       韩沐伯恨不得把秦奋揉碎了吃进自己的嘴里,他不管不顾的吻着秦奋,秦奋根本无法挣脱出来,他们哭着他们吻着,他们把心撕碎把夜晚照亮,他们一边恨着对方一边把爱意在唇齿间传递。
       这是一个终结一吻。

――

       “秦奋你还记得我说要陪你跳到四十岁么”,韩沐伯牵着秦奋的手,走在北京的街头。
       “记得,马上就要四十岁了呢”。
        “那现在我陪你跳舞吧”,韩沐伯转过头去看秦奋。
       手机里的音乐响起来,开头是张艺兴的旁白。

      
        “全民制作人,你们好,我是全民制作人代表张艺兴,在这里有一百位努力的练习生希望被你们看到,越努力越幸运,从这一刻,开始。”
        两个成年人在北京的街头,不管不顾的跳起舞来。

     “幸运的视角都为我聚焦,你的每个决定是我渴望的骄傲”。
       路灯就是他们的灯牌。

     “请你为我的努力而尖叫”。
        汽笛声就是他们的应援声。

     “hey you hey you hey yoy pick me ”。
       路人就是观众。

       他们跳起了最初的舞蹈。

       韩沐伯突然想起来以前看过的张国荣的《霸王别姬》,程蝶衣最后穿上戏服,在段小楼旁边唱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么多年,通过那个节目,有的人红了,有的人退出了,有的人一路被黑,有的人越黑越红,有的人相爱,有的人反目成仇,更多的是形同陌路。

       但起码我们相爱过,我们奋斗过。

       谢谢你秦奋,陪我飞过地球万里。

       谢谢你韩沐伯,陪我走过籍籍无名。

――――――――――――――――――――

       好长啊,不知道有没有有缘人看到这里,就是正主太甜了,实在刚不过,就写点虐的虐虐自己哈哈哈。
       其实也是想说,两家粉丝一定要团结友爱啊,不要再过分争资源了,也不要像3p他们那样诅咒甜甜的身体啦,他们这么好的感情,我们争来争去有什么意思呢。
        我很爱他们五个啊,希望他们可以一直这么有爱下去,单纯善良又有点皮有点神奇的子墨,时而沉稳时而语出惊人的佩瑶,超级帅又超级努力的小叶子,还有两位哥哥。
       觉醒东方,一起发光!Awaken―F,永不服输!
       偶练的孩子们也要每天都要快快乐乐!/哭

      

       
        

       
       

评论
热度(239)
©FIFIer | Powered by LOFTER